傅山书法思想:可以丑陋笨拙 却不能没有气节修养

作者:熊晋 来源:光明日报 2018-05-14 17:47:07 0 0

《五峰山诗碑》拓片傅山

说起傅山的书法,就不能不讲傅山的连绵行草《五峰山诗碑》。这块碑现在保存在山西寿阳的五峰山龙泉寺,内容是傅山专论狂草的诗,它集中反映了傅山的美学思想和他的狂草审美理想。

大巧若拙。傅山把自己的书法比作野鹜,他是反对家鸡式的妩媚。傅山有一段影响至深的名言“四宁四毋”。具体来说就是“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率直毋安排”。“四宁四毋”是傅山通过自身的书法实践概括出的美学思想,对后来的书法美学产生了重大影响。至今仍是学术界的热点议题。这里有政治方面的分析,有对人品认识方面的分析。也有的人把字写得很丑、很荒诞,却断章取义地说傅山就是要丑,给自己的所谓丑书找到理论根据。

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四宁四毋”的句式。我们常说宁死不屈,不是想死,而是不愿屈辱地活着。所以傅山不反对美而要丑,而是反对媚俗、轻滑、安排。傅山强调真情,大巧若拙,是真实自我再现,朴实无华,是“精雄老丑贵传神”的美。

傅山曾写过一首著名的诗“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纲常叛周孔,笔墨不可补。”实际上这正是对“四宁四毋”的最好注解。傅山强调修养,讲做人,讲气节,讲正气;傅山的书法思想早已超越技法,傅山的书法透露出一种浩然之气。

傅山心中理想的狂草线条就像一团团盘绕在一起的苍劲有力的松树。师法自然,是很高的境界,历史上的大师无不如此。如果把这种感觉上升到理性的解读的话,将更有助于我们深刻理解草书的线条。

我们常说,书法是线条的艺术,尤其是草书,线条是狂草的灵魂。草书是表现节奏韵律的。所谓节奏,就是轻重缓急抑扬顿挫。没有节奏,线就是死的。草书是通过节奏韵律来表达内心世界,是情绪的心电图。线条要有厚度,要力透纸背。厚重也就是线条的立体感。线条要有力度,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笔力要刚健,又要刚柔相济。

“回顾奔蛇兽,旋骇竹木龙。”当傅山喝了酒,睡了一觉后,冷静下来,蓦然回首,狂草就像奔腾的野兽,让人感到威猛无比,狂草就像出水的蛟龙,让人感到惊骇震撼。有时傅山看了自己的狂草,也禁不住发笑,他笑自己的狂草就像道家的神符。“若做神符镇,差消息市容”,傅山半开玩笑地说把他的书法挂在厅堂里,可以当作镇鬼的神符,可以镇邪祈福保佑太平。

艺术不能直白,而应让人充满想象,启发人的创造力、想象力。狂草是一种重整体、重气势、重气象、重精神的书体,狂草书通过形质(即线的形态和质感)直抒胸臆而表现性情、表达思想,是中国书法的最高境界。

我们欣赏傅山的狂草,首先是看其整体格局、气象,傅山写得气势磅礴,整体视觉冲击力极强。密密麻麻,曲曲折折,信手写去,一片生机。再看字形结构,傅山一反常道,以繁代简,用繁复的行书字形,加上极度的反复穿梭盘绕连绵,这是傅山行草区别于他人的最大特点。而线条则以大篆笔法书写,柔中带刚,提按在单线行进当中,而不在转折处,极富韧性拉力,线条动感极强,极具艺术感染力。

原标题:傅山狂草的审美理想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2020鼠年运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