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写作浪费时间 妨碍收藏

作者:见文 来源: 2019-10-03 11:16:06 0 0

[摘要]以流行歌曲词作者面目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林夕,喜爱中国书画、古董、油画及当代艺术,还时不时临摹名家书法。“现在常常觉得,写作真是太浪费时间了,妨碍我拿着放大镜检视自己收藏的宝贝。”

“绘宝堂主”,这是词人林夕今年秋天的新别号。他委托嘉德香港拍卖的11件方召麐书画以“绘宝堂主旧藏”的名目悄然出现。一开始,林夕并不想让外界知道自己释出这些作品,于是灵机一动想出这个名号。但风声终究还是走漏了,他便索性于10月4日来到拍卖预展现场,再看看这些陪伴了他20多年的心爱画作。

以流行歌曲词作者面目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林夕,居然广有收藏。他喜爱中国书画、古董、油画及当代艺术,还时不时临摹名家书法。这多少让人感到意外。在拍卖预展现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林夕谈到:“最初,我喜欢西方油画。总觉得中国传统水墨好闷,山水加上几只飞鸟,面目都差不多。是方老的画,让我慢慢靠近了中国画。”在方召麐这位女画家笔下,中国山水焕发出活泼、潇洒的趣味,有中国传统的笔墨情趣,又受西风影响甚深。也正是这一特征使得林夕的鉴赏品味有了一次颇大的转变。

林夕:写作浪费时间 妨碍收藏

一帆风顺 方召麐

以单纯的喜爱为始,了解一种“负责任的坚强”

林夕对方召麐的喜爱始于20多年前。1991年,林夕的收藏才刚起步,并不懂得各个绘画流派的特点。报纸上刊登的一副方召麐所作的梅花抓住了他的眼球。“只是单凭自己的直觉,感到:哇!真有趣。”他这样描述第一次看到方召麐作品时的感受。之后,林夕便开始到拍卖公司求购方召麐的画作,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圈内人知道他的这一偏好,也会找上门来,将手中的收藏转让给他。

林夕:写作浪费时间 妨碍收藏

村居 方召麐

买来了方召麐的画作,林夕便开始考虑装裱的问题。他觉得这些水墨画风别致,与传统书画相去甚远,不应该采用中国传统的卷轴或镜框来装裱。于是,他让人制作了独特的透明亚克力画框,让人感觉画作被摆放于玻璃橱窗之中。摆放同样是林夕费了不少心血思索的问题,他的收藏准则是“不会藏起来,而是拿出来看”。方召麐一改传统意趣的水墨恰好符合林夕装点家居的需要。此前,《阳朔山水》曾被他放置在浴室之中。这是因为:浴室内黑白大理石铺就的墙壁,让林夕觉得偏冷色调、又带着些鲜艳点缀的《阳朔山水》最是合宜。

林夕:写作浪费时间 妨碍收藏

阳朔山水 方召麐

只是,当时的林夕虽然痴迷于购进画家的画作,但对方召麐的生平却一知半解:“当时,我很单纯地想要买她的画,也完全没有投资的想法。”而这种近乎痴迷的搜求贯穿了整个1990年代。

而后,林夕读了方召麐的传记,才慢慢了解这位画家坎坷的一生。这种了解,用林夕的话说便是“人画合一了”:1914年出生于无锡世家的方召麐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水墨实验和国画改造的艺术家。她是曼彻斯特大学的第一个中国女留学生,盛年丧夫之后,她独立支撑家庭,抚养8个子女,同时勤于艺事。40岁时,方召麐入香港大学读博士,42岁又入牛津大学研究《楚辞》。方召麐的作品被很多香港名流收藏,其中不乏李嘉诚、霍英东等名商巨贾。但在成为一个成功艺术家的同时,方召麐一直扮演慈母的角色,女儿陈方安生后来成为香港重要的政治人物。

“有些人的坚强是莽撞的,而有些人的坚强是负责任的,方老即是后者。”林夕这样评价。也正是这种对作者一生的深入了解,使得她的作品对林夕产生了更大触动。作为词作者,林夕向记者慨叹写作之不易:“过去常为了自己的勤奋而打抱不平。后来看看,方老80多岁还一直坚持画画,还把艺术与家庭责任之间的矛盾处理得那么好。我那些辛苦只是小菜一碟了。”

林夕:写作浪费时间 妨碍收藏

山间观瀑 方召麐

“写作太浪费时间,妨碍我检视自己收藏的宝贝”

现在,对书画已积累了深厚认识的林夕,自言“知晓每个朝代梅花的不同画法”。他写了这样一段话来描述自己心中的方召麐:“方先生笔下山水,四字记之曰:温暖和煦。点缀山水间之小人物,为典型风格,笔法稚拙,人物与山水比例不拘成规,在不可能伫立处扛锄耕作,人与大自然关系和谐并存。”

对于一下笔便千回百转的林夕而言,方召麐作品中透出的这种“温暖和煦”或许才是真正摄人心魄的。与这些画作20多年的相处中,很难说林夕没有从这种心灵慰藉中获得审美愉悦之外的收获。“作为词人,最大的障碍不是没有东西可写,而是紧张,越是紧张就越写不好。看方老的画,我便感到一种放松,可以让自己挥洒一点。这样,写出来的东西才能更好。”

“很难说有具体的作品受到了影响,但这些画作可以改变周遭的环境。她就像一个好朋友,在我耳边提醒我:兄弟,别那么紧张,慢慢来。”林夕对第一财经说道。稍稍可惜的是,即便一直在收藏方召麐的画作,他与这位同样身处香港的画家却从未谋面。直至2006年,方召麐谢世,林夕才在葬礼上第一次向画家表达了敬意。

说到如今释出这批画作的原因,林夕的回答也是坦率:“在收藏上,我是比较花心的。但我毕竟不是大宅门,收藏也需要一定的转换才能继续。好在我看了它们20年,早就印在脑子里了。”

除了对画作的喜爱之外,方召麐的书法也让林夕折服。他曾经模仿她的书法,写下一段《心经》送给友人。近10年,林夕对书画和文物的喜爱一发不可收拾。不光是方召麐,范宽、仇英、郑板桥的字画都是林夕的心头好,有时,甚至到了狂热的地步。“现在常常觉得,写作真是太浪费时间了,妨碍我拿着放大镜检视自己收藏的宝贝。”

眼下,林夕听说很多观众为了看《清明上河图》到故宫博物院排长队,不免唏嘘,笑言:自己已经萌生了去故宫当保安的想法。“我常常去博物馆,太了解情况了。要从夹缝中看到名画实在是不容易。”他谈到自己曾经为了看《千里江山图》排了3小时的队,“其中有两个小时是在用头插队。”在他想来,当博物馆的保安或许会是美差,因为“这样便可以一边劝阻观众离画远些,一边自己一个劲儿凑上去看了”。(文/孙行之)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