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界发生惊人一幕:制片人为《百鸟朝凤》下跪求排片

作者:新京报 来源:经典国学网 2019-12-02 09:56:07 0 0

  5月12日晚8点,近期上映的电影《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在微博开启了直播,聊起该片幕后的各种不易,末了竟下跪磕头,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为这部吴天明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

方励的直播里提及“这部电影是中国人的电影,讲的是中国人自己的文化,二百多人的志愿团队干了八个多月,却只有百分之一的排片。”宣称:“这个电影出来就没指望票房多少,只是希望能有更多观众看到吴天明导演最后这部杰作。”说到动情处更是说,“如果你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老方立马给你磕头,给你下跪,你信不信?……为了吴天明导演的心愿,为了观众,我愿意跪求你们。”然后真的跪下了……
方励的直播里提及“这部电影是中国人的电影,讲的是中国人自己的文化,二百多人的志愿团队干了八个多月,却只有百分之一的排片。”宣称:“这个电影出来就没指望票房多少,只是希望能有更多观众看到吴天明导演最后这部杰作。”说到动情处更是说,“如果你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老方立马给你磕头,给你下跪,你信不信?……为了吴天明导演的心愿,为了观众,我愿意跪求你们。”然后真的跪下了……独家回应|方励:我就是《百鸟朝凤》的下人,能多一场排片下跪就值得!

  已经有白发的人跪在视频前,一时令看者看得心里五味杂陈。新京报第一时间采访了该片制片人方励.

  1为什么做直播?

  方励:我是有点控制不住情绪,真的挺伤心的。今天是最后一次争取院线经理和观众,也是最后一线希望,团队希望我们做个直播,因为这个周末又有几个新片要上,现在排片只剩1.2了,排片是从2跌倒1.2的,我之前的《后会无期》从38掉到24,预排片就变成百分之10了,这个跌的太快了,所以我做直播是给观众呼吁,隔空喊话给影城经理。

  2为何作出下跪的举动?

  方励:微博有好几百个观众跟我说看不到片,好多地方连一场排片都没有。我没有说要抱怨影城经理,我也特别理解影城经理的压力,吴老走了,两年多的时间这部电影被埋没了,只有这么一部电影,我只是希望说我们能不能联手,为自己的国家(的艺术电影),为《百鸟朝凤》,为那么多想要看电影的观众,做一次努力。

  我们团队有志愿者300多人,一开会常设就有2,30人。我们接手这片子时连海报大图都没有,最后用了手绘,做了这么大规模的活动和营销,我们都不管不顾了。当时直播时打了光,身边小伙伴都站着等着,一看到他们我就受不了了。大家不离不弃,我看着小伙伴眼巴巴的那种心情,当时就想哭。其实你看到身边人热情和付出,你就忍不住。我真的是求影城经理们,真的看在这么多观众,就只剩明天后天这个周末,今天1.2,明天就是零点几,这个周末就没(排片)了。《手绘海报》《手绘海报》

  请相信我对这部电影有信心,至少我身边99%的观众中我没听到一个吐槽,不管是中年人、老年人、90后、80后,没听到一个恶评,都是哭的稀里哗啦,所以我感动的是这个时代我们心底是有情感的,对文化失落有扼腕之痛的,这太令人感动。

  3怕不怕被说道德绑架?

  方励:吴天明就是我大哥,我不认识他,也没见过,真的就是喜欢他,就像电影里的焦三爷,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自由坚持,为他们做任何事我都干。做志愿者就是义工,我就是民工头,我是给吴老,给《百鸟》抬轿子的,我就是下人,我就是轿夫,我来就是做义工,搬砖的,清清楚楚,电影好,我豁了命干,为了这样的电影我付出觉得值得。

  举个例子,你就知道我的性格:1981年,埃及总统萨达特被刺杀,我哭了多长时间?那个时候我大三,我给埃及大使馆发了四页电报,我佩服他,在大学里给他戴孝戴了一个礼拜,我就这个德行。

  4吴老女儿吴妍妍为何不喊?

  方励:因为我认识很多影城经理,每走一站都见过很多经理,吴妍妍她不认识嘛。我没有能力一个个去给影院经理打电话,很多人认识我。我之前从没弄过直播,都不知道,他们跟我说有这么个东西,我听了觉得挺好,就决定弄了。

  5你这种做法会不会让吴老看了不安心?

  方励:吴老肯定不会这样做。说实话,我今天本来想做直播是为吴老,更重要的是为大量看不到的观众。多少个日日夜夜跟大家在一起,大家都没有报酬,全部是志愿者。现在的排片,基本都是早上7点20,8点多的,好一点的是九点多,10点,基本上没有黄金档,很多人下班看不到,所以我呼吁,最后一次机会,这个周末看不到就没了。

  特别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见过吴老,本来焦雄屏帮我约了吴老,看了访谈,我觉得跟吴老性格特别相似,太欣赏他了。焦雄屏说:我早说你们俩人应该合作,约呗!而且我祖籍,爷爷那辈儿是西安的,祖上400年都是西安,所以吴老去世对我打击特别大,就(差)那么两月。

  吴妍妍请我去专项基金做评委,提到这个片,当时我完全不知道,那时我在弄《水草》(《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听她讲了所有经历。我把一些好友叫过来一起看的片子,看完片我们就自动聊了2、3个小时,当时大家就说“干呗”,但谁牵头?只能我牵头了。

  6对现在的发行是否满意?

  方励:没有任何公司愿意接这种电影,发行一个片子至少需要5,60个人,累死人跑死人的。影联传媒是我最后碰到的一家,碰到讲武生,他是重庆人,我成都人,半个老乡,他们看了片也被打动。今天影联这边就要上《再见,再也不见》,他们的人手根本顾不上,看着吴妍妍那么焦急,团队商量完决定直接喊话,呼吁呼吁,反正就这三天,别把我们的排片落下。其实我还劝过吴妍妍,只要排片超过百分之一,原则上满意,但是掉的太快了,我立刻担心明天就是0点几。

  7怎么看待现在的市场?会觉得畸形吗?

  方励:没有,只是市场发展的早期,没有实现细分,关键是屏幕增加太快,从业人员对电影的理解完全不足,很多人不懂电影,对电影规律不懂、无法识别。每周十几个电影,影院经理看不过来的,他们根据什么排片?

  其实影城应该有差异,每个社区人群,收入,文化都不一样,每个影院消费模式也应该不同。现在是导致大家一窝蜂,都是看万达,金逸上什么,就跟着上,不去研究产品,不去研究消费人群。

  做营销最难攻破的就是影城经理这一波,他们没有时间去看所有的电影,怎么办?他们需要学习研究,通过故事简介、预告片,通过对自己地盘消费人群的熟悉和了解去排片。

  8你对这次直播的不同声音会怎么看?

  方励: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能够多一点影院经理(看到),有一个行动能给排一场,我觉得就值。可能我和吴天明导演在某一点挺相似的,就是我们都是我行我素,不太考虑别人怎么看我们,我们要的是结果,一个电影的生命太短了,现在就完全不顾一切,也可能我今天不是很冷静,但真是发自内心的啊!《百鸟朝凤》是第四代著名导演吴天明的遗作,他曾培养了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顾长卫、芦苇等一批蜚声国内外的中国第五代电影人,影片早于2014年就完成,甚至还在当年拿过金鸡奖,但却迟迟未能公映,直到上周五终于能够与观众见面。
《百鸟朝凤》是第四代著名导演吴天明的遗作,他曾培养了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顾长卫、芦苇等一批蜚声国内外的中国第五代电影人,影片早于2014年就完成,甚至还在当年拿过金鸡奖,但却迟迟未能公映,直到上周五终于能够与观众见面。影片讲述的是李岷城与陶泽如新老两代唢呐艺人为了信念的坚守所产生的真挚的师徒情、父子情、兄弟情。片子所讲述的就是传统的丧失,原有价值观的坍塌,回不去的过去和不愿意面对的将来。传统手艺逐渐被新的工具(西洋乐器)代替,面临失传,手艺人坚守还是不坚守?片子力图回答这个吴天明导演思索多年的问题,于是拍成电影,让所有人去思考。
影片讲述的是李岷城与陶泽如新老两代唢呐艺人为了信念的坚守所产生的真挚的师徒情、父子情、兄弟情。片子所讲述的就是传统的丧失,原有价值观的坍塌,回不去的过去和不愿意面对的将来。传统手艺逐渐被新的工具(西洋乐器)代替,面临失传,手艺人坚守还是不坚守?片子力图回答这个吴天明导演思索多年的问题,于是拍成电影,让所有人去思考。《百鸟朝凤》2012年开拍的,2013年得了一个金鸡奖,最后剪辑完成是2014年,记者问到后期为何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吴天明导演女儿吴妍妍表示:“后面这个剪辑完成的时候是拖了很久,他(吴天明)觉得结尾那里处理得不是特别恰当,最后他2月份的修改是对结尾的修改,后期制作调音乐调了很长时间,用了将近大半年。”但更大的难处出现在发行上。

  《百鸟朝凤》2012年开拍的,2013年得了一个金鸡奖,最后剪辑完成是2014年,记者问到后期为何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吴天明导演女儿吴妍妍表示:“后面这个剪辑完成的时候是拖了很久,他(吴天明)觉得结尾那里处理得不是特别恰当,最后他2月份的修改是对结尾的修改,后期制作调音乐调了很长时间,用了将近大半年。”但更大的难处出现在发行上。

  《百鸟朝凤》拍摄得辛苦,但非常顺利,后期也没有遇到资金的困难,但是,当影片想要投入到发行上映的环节,问题开始出现了,吴妍妍回忆说:“最有问题的是后面,他走之前也在和几家发行公司谈这个问题,基本上就是比较悲观,说这个片子不太好发之类的,所以他一直也是在为这个片子的发行努力,也开了会,包括吴思远导演等都在讨论我们要怎么把这个片子发出去让观众看到。因为在两年前电影市场还没有现在这么好,那时候还是主流的那种,这是一部文艺电影,当时就说市场就看没头脑的,这片子拍得很好,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卖。”

  吴天明导演对此虽然感到无奈,但“他是一个永远不把自己的沮丧表现在外头的,他都是很乐观的样子。”影片剪辑全部完成是2014年2月,而一个月后,吴导就逝世了,在他最后的日子依然还在为这个电影能够上映而忙碌,吴妍妍回忆说,他当时还用手机给一个发行公司的老总发了短信,说你看一下我的片子,还是在为能上映做努力。独家回应|方励:我就是《百鸟朝凤》的下人,能多一场排片下跪就值得!

  但该片也得到了来自各方的援助,从2013年到现在,从第五代的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到管虎、韩寒等新一代导演,很多吴天明的圈内好友都在力挺这个电影。陌生人赞助MV拍摄、提供院线广告资源等等,对此吴妍妍表示非常感恩,甚至很多不知名的陌生人都愿意为此片伸出援手。“(帮忙的人)太多了,现在我们志愿者的队伍就有将近几百人。”

  然而在一片温暖中,该片排片率依然不佳,照此次制片人方励的视频看,该片的发行目前仍困难重重。

  撰文 新京报记者 安莹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2020鼠年运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