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各种礼仪面面观

作者:见文 来源:国学培训网 2020-06-09 15:11:29 0 0

【祭礼】

【乡饮酒,乡射礼,燕礼】

先王制乡饮酒礼以示尊贤养老,申孝悌揖让之道。自古乡里有教,夏曰校,殷曰庠,周曰序,周制每三年选乡间贤能,于是在乡校由乡大夫举行乡饮酒,邀贤能之士和年高德上者为宾、介、众宾——这一制度沿袭最久,宋代行于科举之时,名鹿鸣宴,以嘉学子。另外,周代尚武,男子出生则悬弧,三日则出门射箭,然后一直到髦老之际,习射皆为本分,故于每年春秋习射,其礼大同乡饮,唯以三番射,故称乡射礼(详后)。再就是周制十二月腊祭,乡饮尽欢,于揖让之内斗酒自劳,一乡若狂,而又能中规中矩。汉代取周制,以周十二月当夏十月,故于每年十月行乡饮。唐代改为季冬之月,则为夏历十二月。自明太祖驱逐胡虏,重建中华,哀华夏礼仪之殆尽,于是特别注重民间风化,定每岁正月十五、十月初一,于乡校儒学行之。

今以明代乡饮酒礼为例,加以分析:

1、以府州县长吏为主人,以乡之致仕官有德行者一人为宾。择年高有德者为僎宾,其次为介,又其次为三宾,又其次为众宾,教职为司正。赞礼、赞引、读律,皆使能者。另外,乡校生员也全部列席,并根据他们的表现示以奖惩。并且古代的仪式并不排斥群众围观,从大门外迎宾到堂上奏乐……都是展示在乡民面前的。州县长吏(在周代是乡大夫)表示对老人、贤者的尊敬,这样,人们看到连官员都尊敬老人,知道老人是不能轻视的。以致仕而有德者为主宾,是因为古人认为他们了解乡人中的贤达,长官可以向他们询问,然后观察他们在礼仪中的举止,以便向朝廷举荐。

2、宾、介在堂西,主人、僎在堂东。设席: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堂下者二豆,主人同宾。在东阶下离开等于堂深的位置设洗。

3、仪程:
迎宾:主人出门,在门东,宾、介、众宾在西,主人拜宾,宾答拜,主人拜介,介答拜,这都是再拜。然后主人揖众宾,宾揖介,介揖众宾,入门。至中道,揖,至阶,揖。然后宾主在堂上交拜,是再拜。
主人献宾:主人取爵,降阶为主人洗爵,宾也降阶,主人辞让,宾辞让,主人辞,宾立于西阶等候。宾主一揖让,升阶,回到原位子,相互一拜。主人降阶盥手(表示洁净),宾亦降,揖让而升。主人进爵,宾拜手受爵,主人回原位拜手送爵。进脯醢俎豆,宾祭肺,哜肺,祭酒,啐酒,宾拜手称赞酒美,主人亦拜手,卒爵。宾主相互一拜。
宾酢主人:大类上边,只是由宾献酒就是了。
主人酬宾:主人降洗,如前揖让,一起揖让升阶。主人执觯(zhi4,酒器,形似尊而小)执事斟酒,与宾俱北向揖。古代各种礼仪面面观主人跪祭酒,饮讫。相互一拜,主人降洗,宾亦降。揖让升阶,主人进觯于宾席前,宾拜手,主人回东阶后拜手。宾奠酒不饮,宾主揖让降阶。
主人献介:略同献宾,但不用拜洗,不哜肺不啐酒,以示降于宾。
介酢主人:略同上。
主人献众宾:主人拜众宾,众宾答拜,主人三拜,三宾各答一拜。主人揖三宾升阶。后降洗。升阶,献三宾,拜手。荐脯醢,三宾跪祭酒,起身卒爵,复位。主人以爵遍送堂下众宾,荐脯醢,众宾坐祭,卒爵。主人揖宾,宾揖让,宾揖介,介揖众宾,升阶。
一人举觯:礼生一人取觯就洗,由执事酌酒,然后由西阶升。执觯者揖宾,宾答揖。举觯者坐祭、饮尽,揖宾,宾答。执觯者自东阶降洗,自西阶升,至宾席前,献宾,退立于西阶。宾揖,举觯者揖。宾奠觯,礼生复位。
迎僎、主人献僎、僎酢主人:僎至,主人、宾、介、众宾皆降,如初入门之位。三揖三让升阶,主人拜至。主人献僎如介礼。为僎加席,进脯醢折俎,僎祭酒祭肺如宾,不哜肺不啐酒如介,卒爵,拜。僎酢主人如介礼。主人揖宾,宾揖僎,僎揖介,介揖众宾,依次升阶,复位。
乐宾、献工、献笙、备乐: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主人献工,瑟长一人跪受,拜谢,主人拜手。为众乐工上脯醢,瑟一人祭脯醢,祭酒,饮酒,授爵。笙入,奏《南陔》、《白华》、《华黍》。主人献笙,笙一人拜受,主人拜送,荐脯醢,笙一人祭脯醢,祭酒、饮酒,授爵。歌《鱼丽》,笙奏《由庚》,歌《南有嘉鱼》,笙奏《崇丘》,歌《南山有台》,笙奏《由仪》,奏《周南》、《关雎》、《召南鹊巢》、《周南葛覃》、《召南采蘩》、《周南卷耳》、《召南采蘋》。
司正扬觯:主人请傧为司正,一番谦让,傧同意。主人拜,司正答拜。司正取觯,洗讫。由西阶升,诣主人,主人请安宾,司正诣宾席问安。司正立于两楹之间,宾主交拜(北向再拜),司正揖宾主,复位。司尊为司正斟酒,司正自西阶降于中庭,饮讫,揖,平身,洗觯,奠觯。
旅酬:笙《由庚》,宾持俎西之觯至主席,宾主北面揖,宾饮讫。执事斟酒,宾授主人,主人饮讫。宾主北面揖,复位。然后主人酬介,此时歌《嘉鱼》,然后主人酬僎,笙《崇丘》。司正升西阶,相(辅助)旅,于是三宾依次降阶,一宾酬次宾,次宾酬三宾,三宾酬堂下觯宾,然后司正复位。
二人举觯:礼生二人,洗觯由西阶升,揖宾、介,宾、介答揖。二人祭酒,饮讫。自西阶降洗,升阶,执事斟酒,献宾与介,相揖如前,宾、介奠觯。
坐饮无算爵,无算乐:司正自西阶诣主人,主人揖,请宾坐,司正请宾坐,宾辞以俎。如是撤俎。然后乃升席坐饮,可以进羞,无算爵,无算乐……这才算进入通常意义上的饮酒……大家这时才可以坐下,不醉不归了。
古代各种礼仪面面观宾出:乐奏《陔》,主人由东阶,宾、介、众宾由西阶,僎于西阶下,至于门。再拜相送,宾、介先退,主人与众宾揖,众宾退,主人入门,僎出,主人送,再拜,主人复位,礼毕。
以上采自李之藻《宫礼乐疏》,书中尚有奏乐曲谱。这一仪程,基本沿袭古礼,不过没一动作,皆由通赞、引来唱告。需要说明的是:按仪礼,在乡饮的第二天,还要宾拜谢主人,和主人设宴慰劳司正。

《明史》中所记乡饮酒与之稍有不同,仪式简化了,但也添加了内容:

1、司正扬觯,加入司正的话:恭惟朝廷,率由旧章。敦崇礼教,举行乡饮,非为饮食。凡我长幼,各相劝勉。为臣竭忠,为子尽孝,长幼有序,兄友弟恭。内睦宗族,外和乡里,无或废坠,以忝所生。

2、紧接着,赞礼唱读律令,执事举律令案于堂之中。读律令者诣案前,北向立读,皆如扬觯仪。有过之人俱赴正席立听,读毕复位。

3、次序、内容不同,《明史》上是迎宾-迎僎-司正扬觯-读律令-供馔-献宾-献僎-宾、僎酬主人-执事为三宾、众宾斟酒-饮酒(三行或五行,供汤三品)-撤馔。其中也未提及奏乐。

参考《明集礼》,仪式基本同于《宫礼乐疏》,只是在旅酬之后加入读律。从《明集礼》看,州县礼仪最完备,县邑次之,里社就简化多了。总之,《宫礼乐疏》的仪式更加冗烦,也就更加接近仪礼的精神,虽然仪程并不完全相同。而《明史》的仪式,则反映了明代对于乡饮酒礼的期望。我们说,古代乡间自治,各自以其状况更定礼仪,所以在大原则不便的情况下,仪礼或简或繁,本不受什么强制。《宫礼乐疏》所云,或者是以明伦堂举行的太学乡饮酒礼为基础,故而礼乐完备,而朝廷律例之说就可以不必。《明史》所说则接近乡间饮酒礼的状况,更加实用,但依然不失精神。

乡射礼:周制春秋习射,这一活动不仅是教民以战,更是教民以揖让之道。故而乡射礼实际上是含有习射的乡饮酒礼。于是仪式上,乡射礼便是在乡饮酒礼的旅酬之前,加入三番射。第一番射侧重教练,由司射挑选六名弟子,两人为一耦,组成三耦。第二番射,侧重比赛,为每耦的上射、下射分别记筹,以判定输赢。第三番射与第二番基本相同,只是要跟着奏乐的节拍发箭,也只有合节的发箭才能记筹。周代的乡饮酒礼是穿朝服的,也就是玄衣、素裳、爵鞸,所以乡射也是。但在射箭的时候,要脱去左臂的袖子,戴上护腕,并在右手拇指套上扳指。由于后代不再那么重视射艺,所以乡射礼一般不再施行,不过有类似的投壶礼,只是作为娱乐了。

燕礼(即宴礼):
1、男女分席;
2、要注意座次,然后入座。仪礼是主人在东阶,客人在堂西。后代有了八仙桌,就以朝南的坐位为上,而同排中以右为上。如果不止一张桌子,要安排重要人物分别做上位,然后由主方作陪。
3、主人要相客人敬酒(献);客人回敬(酢);主人自饮然后劝酒(酬)

【释奠礼】

礼记-文王世子载: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可见释奠之礼起源甚早,释者舍也,停也,释奠的意思,不过荐馔酌奠而已。释奠用以尊崇先师、先圣,所以只以释奠示敬,不用迎尸以求报功。周制释奠礼,以虞舜、夏禹、商汤、文王为先圣,以当时有德者为先师。至汉代,乃定周公、孔子为先圣,各以经师为先师。隋代至初唐,以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东向陪祭。至唐显庆二年(657年),乃尊孔子为先圣,而周公另外配祀武王。至开元二十七年(739年),乃封孔子为文宣王,从此南面受祭。同时配祀先师,也有最早颜子一人,渐渐增至四配、十哲、东西两庑九十一人从祠。
孔子逝世后的第二年(西元前479年),鲁哀公将孔子故宅改建为庙,收藏先师的衣冠琴车书册等遗物,年年祭祀。至汉高祖12年(西元前195年)过鲁,亲自以太牢祭奠,封孔子后裔为奉祀君。后汉武帝崇儒,开始了官方修庙……于是,经过两千多年的历代崇荣,由最初的三间故宅,成为今日九进五重门的曲阜孔庙。魏晋南北朝时期,国家分裂,于是各政权分别于京城建孔庙,至隋朝庙学合一,孔庙乃随州县学府遍布各地。
释奠先师的仪程根据历代对孔子的尊号而有所改变,从六佾八佾,到舞乐安排,到拜礼占位的细节……但是,迎神奠帛,三献读祝,饮福望瘗的基本构架却是几千年一脉相承的。明末释奠礼内容如下:

古代各种礼仪面面观1、释奠礼在每年仲春、仲秋的第一个丁日,因为五行中丙丁属火,象征礼乐文明,而丙为明之初,丁为明之盛,故而在丁日祭奠先师。

2、参礼人员要斋戒,并于祭祀前一日省牲——检查祭品、宰杀牺牲,演习舞乐。此时,官员身着常服,常服乃是明代官员平时所着,袖宽一尺,回挽至肘,胸绣补子,头戴乌纱。

3、正祭日服饰:献官着公服,袖宽三尺,回挽至肘,胸绣补子,乌纱帽为长展脚,盘带,带笏。国学舞乐生着蝉冠朱盘领袍,革带云履:蝉冠,夏布为之,漆黑色,如梁冠,但梁上不设金,而于正前抹额上涂金绘作金蝉,取其高洁之义,再加青丝为冠缨。衣用红绢,如公服,盘领右衽,袖宽三尺,回挽至肘,只是两侧不加百,不加补子,而绘以大朵红花绿叶扶疏,不加边缘。革带用青布裹起,加黑角为饰。履用皂帛,前后有云缘,用白线作装饰,鞋底用皮革。外郡邑,则着生员所穿的儒巾襕衫,或者着依据性理大全作的深衣。

4、陈设:正位:太牢(牛一羊一猪一);登一实以太羹;铏二实以和羹;十笾实以形盐、乾魚、枣、栗、榛、菱、芡、鹿脯、白饼、黑饼;十豆实以菁菹、芹菹、醯醢、兔醢、筍菹、魚醢、脾析、豚(月+白);簠二实以黍、稷;簋二实以稻、梁;篚一实以制帛;另酒尊三、爵三、馔盘一,祝文案(在坛西),罍洗一,盥盆二。四配四坛:羊一,豕一,铏二,爵三,簠二,簋二,笾十,豆十,篚一,馔盘一。十哲五位共一坛:每坛豕一,篚一,爵三,馔盘一;每位爵一,铏一,簠一,簋一,笾豆各四。东庑(西庑同):共用豕一,篚一,爵三,酒尊一,罍洗一,盥盆一,馔盘一;每三位为一坛,簠簋各一,笾豆各四,爵四。

5、舞乐:钟十六,磬十六,柷一,敔一,建鼓一,摶拊二,琴六,瑟二,(竹子头+逐)六,笙六,凤萧二,横笛六,埙二,篪二,翟(头上装三根野鸡毛的杖)籥(一种管乐器)各四十八人(六佾),麾一,引节二。

6、礼仪:

就位:鼓初严(遍燃庭燎香烛)、鼓再严(乐舞生执事者各序立于丹墀两傍。丹墀,大成殿堂前的高台。)、鼓三严(赞引引各献官至戟门下立候)。通赞唱:乐舞生各就位。(乐舞生各以序进立于殿庭奏乐之所,司节者分引舞生至丹墀东西两阶,各序于舞佾之位。)通赞唱:执事者各司其事。(各执事依次位。)通赞唱:配祭官各就位。(各赞引引各分献官至拜位,各赞引退立东西讫。)通赞唱:献官就位。(赞引引献官至拜位,赞引退立于献官东西两傍相向立讫。)

瘗毛血:通赞唱:瘗毛血。(执事者捧毛血,从正庙中门出,四配东西哲由左右门出,两庑随之,瘗于坎,遂启俎盖。)

迎神:通赞唱:迎神。(舞生执羽籥,麾生举麾。)唱:乐奏咸和之曲。(击柷作乐)通赞唱:鞠躬拜兴拜兴拜兴拜兴平身。(献官以下俱拜讫,麾生偃麾,乐停。)

初献:通赞唱:奠帛行初献礼。(捧帛者各捧帛,执爵者各执虚爵。赞引诣献官前)唱:诣盥洗所。(引献官至盥洗所,司盥者捧盆)赞引唱:搢笏。(献官搢笏,盥毕进巾)赞引唱:出笏。(献官出笏)赞引唱:诣酒樽所。(引献官至酒樽所)赞引唱:司樽者举幂酌酒。(执爵者以爵受酒,同捧帛者在献官前行。先圣帛爵由中门入,四配帛爵左门入,各于神案之侧,朝上立。赞引随引献官,亦由左门入)赞引唱:诣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麾生举麾)唱:奏宁和之曲。(击柷作乐,赞引引献官至神位前)唱:跪。(献官跪)唱:搢笏。(献官搢笏,捧帛者转身西向跪进帛于献官右,献官接帛)赞引唱:奠帛。(献官献帛,以帛授接帛者,奠于神位前案上,执爵者转身,西向跪进爵于献官右,献官接爵)赞引唱:献爵。(献官献爵,以爵授接爵者,奠于神位前)赞引唱:出笏。(献官出笏)赞引唱:俯伏兴平身,诣读祝位。(读祝位设于庙中香案前,赞引引献官至祝位,麾生偃麾,乐暂止,读祝者跪,取祝文,退立于献官之左)赞引唱:跪。(献官并读祝者皆跪)通赞随唱:众官皆跪。(陪祭官俱跪讫)赞引唱:读祝。(读祝者读毕,仍将祝文跪置于祝案上,退于堂西)赞引与通赞同唱:俯伏兴平身。(麾生举麾,不唱。乐生接奏先未终之乐)赞引唱:诣复圣颜子神位前。(引献官之神位前)唱:跪,搢笏。(献官搢笏,捧帛者跪于献官右,进帛于献官,献官接帛)赞引唱:奠帛。(献官献帛,以帛授接帛者,奠于神位前案上,执爵者跪于献官右,进爵于献官,献官接爵)赞引唱:献爵。(献官献爵,以爵授接爵者,奠于神位前)赞引唱:出笏。(献官出笏)赞引唱:伏俯兴平身。赞引唱:诣宗圣曾子神位前。(仪同复圣,但捧帛执爵者跪于献官左,进帛爵讫)赞引唱:诣亚圣孟子神位前。(仪同前)通赞随唱:行分献礼。(各赞引诣各分献官前)同唱:诣盥洗所。(各赞引引分献官至洗所,司盥者酌水)赞引同唱:搢笏。(各分献官搢笏,盥毕进巾)赞引同唱:出笏。(各分献官出笏)赞引同唱:诣酒樽所。(引各分献官诣酒樽所)同唱:司樽者举幂酌酒。(各执爵者以虚爵受酒,与捧帛者俱在分献官前行,各至堂及两庑神案之侧,朝神位立候正庙)赞引唱:诣东哲西哲东庑西庑神位前。(各赞引引各分献官诣东哲西者俱由左门进,东庑西庑各诣庑至神位前)同唱:跪。同唱:搢笏。(献官并各分献官搢笏,东哲东庑捧帛者转身跪于分献官右古代各种礼仪面面观,西哲西庑捧帛者跪于分献官左,进帛,分献官接帛)赞引同唱:奠帛。(分献官献帛,以帛授接帛者,奠于神位前案上,捧爵者转身进爵如进帛仪。分献官接爵)赞引同唱:献爵。(分献官献爵以爵受戒爵者,献于神位前)赞引同唱:出笏。(各献官出笏)赞引同唱:伏俯兴平身。赞引同唱:复位。(麾生偃麾栎敔,乐止,各赞引引各献官至原拜位立,执事者亦随至樽所立候)

亚献:同赞唱:行亚献礼。(赞引诣献官前)唱:诣酒樽所。(引献官至酒樽所)赞引唱:司樽者举幂酌酒。(各执爵者以虚爵受酒,前行至庙如初献仪,赞引引献官亦由左门入)唱:诣至圣先师孔子神位前。(麾生举麾)唱:乐奏安和之曲。(击柷作乐,赞引引献官至神位前如初献献爵之仪,行礼讫。赞引引献官如前出至原位。麾生偃麾栎敔乐止)

终献:通赞唱:行终献礼。(赞引引献官并执事者,仪同亚献但麾生举麾)唱:乐奏景和之曲。(击柷作乐行礼,复位俱如初。惟执爵者不必出庙外,俱在庙内两傍立候撤馔。麾生偃麾栎敔乐止)

饮福:通赞唱:引福受胙。(进福酒者捧爵进福,进福胙者捧盘立于神位之东,又令一执事取正坛羊左肩胙,置于盘)赞引唱:诣饮福位。(饮福位乃读祝位也。又令二执事先立于庙内两傍,赞引引献官至饮福位,捧福酒福胙者转身向西,立于献官傍,前庙内二执事行于献官西,于捧爵胙者相对)赞引唱:跪,搢笏。(献官跪,搢笏,进福酒者跪于献官右,进爵于献官)赞引唱:引福酒。(献官接酒饮讫,两傍接福酒者跪于献官左接爵。捧福胙者跪于献官右,进胙于献官)赞引唱:受胙。(献官接胙讫。西傍接福胙者跪于献官左,接捧胙,由中门出)赞引唱:出笏。(献官出笏)赞引唱:俯伏兴平身,复位。(赞引引献官至原拜位)通赞唱:鞠躬拜兴拜兴平身。(各官俱拜讫)

撤馔:通赞唱曰:撤馔。(麾生举麾)唱:乐奏咸和之曲。(击柷作乐,执事者各于神位前将笾豆稍移动,复位立于原位。舞生直执其籥,与翟同。司节者在东,进于东一班舞生之首。在西者进立于西一班舞生之首。举节朝上,分引舞生于丹陛东西,序立相向。乐尽,麾生偃麾栎敔,乐止)

送神:同赞唱:送神。(麾生举麾)唱:乐奏咸和之曲。(击柷作乐)通赞唱:鞠躬拜兴拜兴拜兴拜兴平身。(各官俱拜讫,乐尽,麾生偃麾,栎敔,乐止)通赞唱:读柷者捧祝,进帛者捧帛。(执事者各诣神位前,待读祝者先跪取祝文,捧帛者跪取帛,齐转身向外立)

望瘗:通赞唱:各诣瘗所。(正殿右中门出,四配十哲由左门出,两庑执事者取帛随班出)通赞者唱:望瘗。(麾生举麾)唱:乐奏咸和之曲。(击柷作乐,捧柷帛者过讫)赞引唱:诣望瘗位。(各赞引引献官分献官陪祭官至瘗所)赞引唱:祝板一帛一段数至九段。待焚讫,乐尽,麾生偃麾,乐止。赞引通赞同唱:礼毕。

【释菜礼】

按明末制度,国学每月初一及州县丁祭日行礼。释菜就意味着祭祀不用牲,以求简便。但明代州县丁祭用羊一豕一兔一,国学月朔只用兔醢,此外就是枣、栗、菁菹,笾豆各二等……仪式上基本相当于释奠礼的初献,只是服饰用官服的常服就行,献完两庑之后,就可以四拜辞神,然后阖户礼毕。

【冠礼,笄礼】

冠礼就是在男子十五到二十岁之间举行的为他束发簪缨,加冠服的仪式,以此宣告他获得了成人的资格。同时,庄重的仪式,冠服的三加也向冠者展示了华夏的形象,从而树立了他对华夏的理解与对华夏的归属感。我们认为,人所以为人者,礼义也。而礼义对于孩子是有外达内的过程,从而,由加冠而服备,由衣冠整而容体正,由容体正而颜色齐、辞令顺,然后才能礼仪备,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这便是自小而大的修为过程。所以今人视衣冠为小事,而古人却每于细微处见精神——如此,乃能为礼仪之邦啊。
综合礼记,冠礼之后,乃开始学礼,可以衣裘帛(也就是穿华美的服装,小孩怕他们败坏,所以是不准穿的),可以与人行礼(孩子行礼是根从大人的,没有自己意义),可以与人交往,接见乡党,直至继承宗庙,拜见国君……从这点上说,冠礼意味着学礼行礼的开始,意味着冠者从此进入了人生的礼仪。

一、冠服:
天子冠礼:周礼,公冠篇言:公冠礼四加,天子亦四加。五礼精义曰天子五加衮冕。汉天子四加,魏乃以天子至尊无加进之礼,故一加衮冕。唐明皆一加。
汉顺帝初加缁布进贤,再加爵弁武弁,三加通天冠。东晋用冕帻。北齐先着空顶帻,次介帻绛纱袍,次衮冕。唐初着空顶黑介帻双童髻玉导绛纱袍,次加衮冕服。明朝先服空顶帻绛纱袍,次加衮冕服。
皇太子冠礼:家语以为四加。魏再加。宋一加。北齐再加。隋复三加。唐宋明三加。
北齐空顶帻公服加进贤三梁冠,再加远游冠。隋空顶帻远游冠,加缁布冠,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唐初服空顶黑介帻双童髻玉导宝饰采衣,加缁布冠,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宋初加折上巾,再加远游冠十八梁,三加衮冕。民超一加折上巾,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
亲王冠礼:皆三加唯刘宋一加。
魏初加皮弁,次长冠,次进贤冠。唐初服双童髻,初加缁布冠,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宋初加折上巾,再加七梁冠绯罗大袖衫,三加九旒冕青衣朱裳九章。明朝一加折上巾,再加七梁冠,三加九旒冕。
品官冠礼:唐一品至五品初加缁布冠,再加进贤冠,三品以上进贤冠三梁缨青緌导,四品五品两梁,六品以下一梁,三加冕,一品衮冕,二品鷩冕,三品毳冕,四品絺冕,五品元冕,六品以下用爵弁。宋同唐。明则初加缁布冠,再加进贤冠,三加爵弁。

士庶冠礼:
仪礼冠服:
1、冠者初服:采衣、紒。采衣,大概深衣制,采缘(据深衣,太父母、父母皆在,纯缋,即此意也。)一说,朱红色缘。梳双丫髻,用带系起。

2、冠者加冠前:缁纚、笄。纚黑色,宽终幅(古制布幅二尺二寸,约今50厘米),长六尺。笄长尺二寸。

3、冠者一加:玄端。根据父亲身份,用玄裳、黄裳或杂裳。缁带、爵鞸。冠缁布冠,用缺项固定,加青组缨。用黑屦,青色絇(鞋头装饰,有空可串鞋带)繶(鞋底边饰)纯(鞋口边饰),边饰半寸。

4、冠者再加:皮弁服。素积(素衣、素裳),用白缁布为之。素鞸、缁带。皮弁用白鹿皮,加白色笄。配白屦,缁絇繶纯,边饰半寸。

5、冠者三加:爵弁服。丝制玄衣,纁(浅红)裳,缁带,韎鞈(赤黄色蔽膝)。爵弁外玄里红,加笄,加缁色纁边的纮。纁屦,黑絇繶纯,边饰半寸。

《开元礼》、新旧《唐书》、《宋史》的礼仪志皆不载庶人冠礼,唯《宋史》舆服志有朱子定冠礼之证。

附笄礼:女子许嫁,或年十五,虽未许嫁亦笄。母为主,若女子父亲为宗子,或虽非宗子而与宗子不同居,则在中堂举行笄礼;若非宗子而与宗子同居,则在私室举行。其礼仪与冠礼基本一样。只是宾要选姻亲之贤达知礼的妇人,且不需要赞者。

【婚礼】

婚姻者所以合二姓之好也。所以古代的婚姻不是对夫妻双方负责,而是对夫妻,尤其丈夫的家族负责。故而按照古代的原则,好媳妇的标准不是与丈夫卿卿我我,而是在于和公婆搞好关系,表现在婚礼中,就是婚礼要以庙见为完成。
议婚:男子十六至三十,女子十四至二十,本人及主婚者无期以上丧的,乃可成婚。先使媒人往来通信,待女嫁许之,然后纳采。
纳采:主人具书,清早告于祠堂。使子弟为使者至女家,女家主人盛服出见,献茶,然后谦让一番。女家主人以来书告于祠堂,复书。使者复命,主人复告于祠堂。
纳币(仪礼有问名、纳吉,已经简化):币是丝织品,这里用色绘的,少不过两,多不踰十,用钗钏、羊酒、果实之类也可。具书,遣使,女家主人受书,复书,礼宾,使者复命,同上但不必告庙。
亲迎:前一日,女家来铺房。当天早晨,男家陈设桌椅。女家在门外设次。天初昏,新郎盛服。主人告于祠堂,醮子(赞者斟酒于案上,新郎再拜受盏,跪祭酒,起身,啐酒)。命之曰:往婴尔相,承我宗事(若非宗子,只能说乘我家事),勉率以敬,若则有常。新郎答曰:诺,唯恐不堪,不敢忘命。新郎乘马出,至女家,在次等候。女家告于祠堂(若非宗子之女,则由宗子告于祠堂),然后醮女,父起命之曰:敬之戒之,夙夜无违尔舅姑之命。母送至西阶上,为之整冠敛帔,命之曰: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尔闺门之礼。诸母、姑、嫂、姊送至于中门之内,为之整裙衫,申之以父母之命曰:既呢听尔父母之言,夙夜无愆。女家主人迎新郎于门外,揖让以入。新郎执雁,至于厅事,升自西阶,北向跪,置雁于地,主人侍者受之。新郎再拜,主人不用答拜。(若女子的父亲不是宗子,则主人应有宗子来作,父亲立于妻右。)姆(一般是女子的乳母或由老而无夫老而无子的妇女担任)奉女出中门,新郎向她作揖,然后由西阶降,主人不降。于是新郎出,新娘从之,新郎举起轿帘,姆辞让,女登车。(在仪礼中是登车,新郎要为新娘惠绥,那是非常浪漫的一刻,在汉代乐府中每为妇人思念。)新郎乘马先于新娘的车回家。立于厅事,待新娘下车,揖之,引导入门。新娘从者布新郎的席于东方,新郎从者布新娘的席于西方,新郎在新娘从者的侍奉下盥手,新娘在新郎从者的侍奉下盥手。然后新郎揖新娘,入席,新娘拜,新郎答拜。新郎揖新娘,就坐,新郎在东,新娘在西。从者斟酒设馔,新娘祭酒,举肴,又斟酒。新郎揖新娘,举饮不祭,不用肴,取卺(小瓠一分为二)分置,于新娘面前斟酒,揖新娘,举饮不祭,不用肴。新郎出就他室,姆与妇留房中,撤馔于室外,新郎从者吃完新娘的剩余,新娘从者吃完新郎的剩余。然后新郎复入,脱去盛服,从者把蜡烛拿出。
主人礼宾:在新人行礼的同时,男家主人招待客人。男宾在外厅,女宾在中堂。
妇见舅姑:第二日清晨,媳妇盛服,公公婆婆坐于堂上,公在东,婆在西。媳妇先进于东阶下北面拜公公,然后奠执币于桌上,再降下,拜。然后至西阶下拜婆婆,并升阶奠执币,然后降阶下,拜。然后公婆礼妇,如同父母醮女一样。然后媳妇见尊长,尊于公婆者则如见公婆之礼,但无执,小姑小郎则相拜。如果是嫡长子之妇,则要妇家盛馔酒浆,为公婆进酒侍食。然后公婆礼妇,礼毕,公婆降自西阶,媳妇降自阼阶——这一各细节象征着媳妇成为这个家庭的新主妇了。
庙见:婚后第三日,主人以妇见于祠堂。(确切说,这时候才算正式成为家中的媳妇。)
婿见妇之父母:庙见第二天,婿见妇父母,并见妇党诸亲,妇家礼婿如常仪。
当然,世俗的婚礼往往不同。仪礼中的婚礼不举乐,不庆贺。而从汉代开始,宴会也成了婚礼的一项,甚至连闹房也已经出现。故而,我们更加熟悉的婚礼,也许就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的仪式了。根据周礼的理想婚礼是没有盖头的,但红盖头却成了世俗婚礼的象征……理想的婚礼中,妇女的衣着是黑色红边的,而世俗婚礼则一概尚红,这一好尚也起自汉代。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上一篇 : 宋清卖药
下一篇 : 古代政治礼仪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