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洪荒复现:上古奇书《山海经》名物详解(图)

作者:王红旗 孙晓琴 来源:凤凰网综合 2020-02-26 11:21:37 0 0

编者按:4200年前,一支古老的“考察队”来到华夏大地的南部,他们看到形形色色的景物,既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动物,也有许多有着特殊营养的植物。杻阳山的鹿蜀,又像斑马,又像马鹿,或许指鹿为马故事的主角就是它。仑者山的白䓘树分泌的汁液味道好极了,旅游时带上吃一点就不会饥饿,而且还可以消除疲劳。

【招摇山·狌狌】《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华,其名曰祝余,食之不饥。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榖,佩之不迷。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丽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无瘕疾。

《山海经》第一章为《南山经》,《南山经》第一条山脉鹊山,大约位于今日湖南境内的衡山或九党荆山。招摇山即今日的罗霄山,“罗霄”与“招摇”的含义和发音颇为相近。丽水即洣水,西海即今日的衡阳盆地,当时或为湖泊;在古人的眼里,湖泊亦可称为海。

榖树又名构树,属落叶乔木,开淡绿色花,结红色果实。迷榖树可能与榖树类似,佩戴它的花果,则不会迷路、迷糊。禺为猿猴类总称,狌狌即猩猩,或者是白耳猕猴;所谓吃了它的肉“善走”,与今天人们所说的吃什么补什么、食什么像什么,是一脉相承的。育沛应当是一种蚌类,佩戴它的壳做成的首饰可以避免患腹部疾病。

【堂庭山·白猿】又东三百里,曰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黄金。

《山海经》中的距离单位“里”,大约相当于今日的100米到300米之间。棪木的果实与苹果一样,红色可食,此山多白猿可能与这里盛产花果有关。水玉即水晶,多为六角柱状结晶,常簇生成晶群,光洁鲜亮,格外引人注目。《列仙传》:“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不)烧。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当时的国土资源调查记录有水玉,表明那个时代人们已经使用水玉这种矿产资源了。

【猨翼山·怪兽】又东三百八十里,曰猨翼之山,其中多怪兽,水多怪鱼,多白玉,多蝮虫,多怪蛇,多怪木,不可以上。

猨翼山,清代学者郝懿行注引《初学记》称又名稷翼山,神话学前辈袁珂先生注引《一切经音义》称又名即翼山。本书所用《山海经》原文主要依据袁珂先生的《山海经校注》,其底本则出自郝懿行所著《山海经笺疏》。我们今天看到的各种版本的《山海经》,可能都源出自晋代学者郭璞所注释的《山海经》,而历史上有明确记载的最早整理校定《山海经》的学者则是西汉末年的刘向、刘歆(秀)父子。蝮虫即蝮蛇,灰黑色,有黑褐色斑纹,头三角形,颈细,鼻反钩,尾部短小,有毒,喜栖湿地,捕食鼠、蛙。所谓此山多怪兽、怪鱼、怪蛇、怪树,从记述的口气可知,这是一名外来的实地考察者,在忠实地描述所看到的情况。事实上,《山海经》的文字,绝大多数使用的都是陈述句,有什么说什么。

【杻阳山·鹿蜀·旋龟】又东三百七十里,曰杻阳之山,其阳多赤金,其阴多白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怪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其中多玄龟,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其名曰旋龟,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聋,可以为底。

鹿蜀样子像是斑马或马鹿,古人称其为虎文马,据说明朝末年还曾出现在中国闽南一带,今早已灭绝。鹿蜀的叫声像是母亲在轻轻地吟唱催眠的歌谣,因此用它身体的什么部位制作的装饰物就具有“佩之宜子孙”的功效。旋龟发出的叫声仿佛劈木头一样,佩戴用它的龟壳制成的吉祥物,能够保护耳朵的听力;“可以为底”是说可以治疗足部的鸡眼之类的毛病。

【柢山·鯥】又东三百里柢山,多水,无草木。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鯥,冬死而夏生,食之无肿疾。

一般来说“多水”的地方应当多草木,此处却说“无草木”,如果不是经文有错字,那么就表明这里的水为咸水盐泽,因此不适于草木生长。鯥鱼是一种两栖类冬眠动物,可以生活在陆地上,它有着蛇一样的尾部,肋下还长着羽翼(可能是一种比较发达的鱼鳍),发出“留牛”(谐声字)的声音,吃了它的肉可以治疗肿疾。从形象看,它像是一种腿比较长的鳄或巨蜥,也有人说它是穿山甲。在《山海经》中,凡是说“食之”如何的动物、植物,无论它们怎么样的奇形怪状,通常都是自然界真实存在的生物。

【亶爰山·类】又东四百里,曰亶爰之山,多水,无草木,不可以上。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

类,袁珂注引明代学者杨慎的观点称“今云南蒙化府有此兽,土人谓之香髦,具两体”。“自为牝牡”,是说类这种动物同时长着雌性和雄性生殖器,可以自行交配。产生这种误解,可能是因为人们不了解这种动物的雌雄两性的外形差异。有趣的是,当时的人们为了克服“性嫉妒”,已经找到治疗这种毛病的药物。这就充分说明,自从人类由母系社会进入父系社会,实行一夫一妻制以来,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成员都失去了相当多的性自由,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才需要寻找“食者不妒”的药方。在《五藏山经》中,所有的药物都是单方,这是该书非常古老的证据之一。

【青丘山·九尾狐】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流注于即翼之泽;其中多赤鱬,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鸳鸯,食之不疥。雘是彩色之石,有青色者,有赤色者。

青丘山的九尾狐“能食人,食者不蛊”,通常都理解为九尾狐能吃人,人吃了九尾狐的肉不患蛊病(避开妖邪之气)。但是《五藏山经》记述其他食人兽时都说“是食人”,唯独这里用“能食人”;或许可以理解为九尾狐能够给人送来珍异的食物,人吃了这种食物就能够不中邪。事实上,在古代文化中,九尾狐是一种祯祥之物,它的出现意味着天下太平、子孙昌盛;在汉代石刻画像砖上,九尾狐常与白兔、蟾蜍、三足乌并列于西王母座旁,属于四瑞之一。灌灌即白鹳。赤鱬或谓是哺乳动物儒艮,俗称美人鱼。

【箕尾山·南次一经之神】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蹲于东海,多沙、石。汸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淯,其中多白玉。凡鹊山之首,自招摇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之礼:毛用一璋玉瘗,糈用稌米,一璧,稻米、白菅为席。

箕尾山是南次一经最后一座山,它伸入到东海之中。不过,这里的东海并非指今日我国东部的东海,而是指今日的鄱阳湖。南次一经的西海、东海乃是就此一小地区的方位而言,并非对华夏大地的整体大方位而言,当然也可能有错简。

在这个区域里的居民,供奉祭祀的山神或祖先神是鸟身龙首之神,表明此地人的祖先是由鸟图腾和龙图腾的部落结合而成的;该神或者是塑像,或者是由巫师装扮。祭神要用有毛的动物,与玉璋一起埋入地下。此外,还要把精美的糯稻米和一枚玉璧,陈列在白菅草编织成的席子上,供神享用。璋状如半圭,璧为薄片状圆环,它们分别象征天和地,以及男性祖先和女性祖先,属于中国古代最常见的礼器。

《五藏山经》的撰写者使用的均为陈述句,甲地与乙地相隔多远、方位如何,当地有什么东西,这种东西有什么功能,显然这属于实录性质的考察报告。但是,在《山海经》研究领域,有一部分人却相信《五藏山经》山与山的距离和方位、名称、内容统统都是虚构的。在他们看来,似乎古人在四千年前能够考察地理乃是天方夜谭。其实在四五千年前,埃及人已经修建起庞大的金字塔,中国人站在山头上测量另一座山的方位和距离,并不比修建金字塔更让人难以置信。

(以上图文均摘自《全本绘图山海经·五藏山经》 作者:王红旗、孙晓琴 本文题目为编者所加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