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邑长公主是汉武帝的大女儿吗?

作者:见文 来源:国学培训网 2019-06-20 10:21:06 0 0

  一.《史记》里为何没有鄂邑盖公主的记载?

  1.《史记。三王世家》中除了封三王的策文之外,其余内容都是褚少孙增补,这些增补内容里没有鄂邑盖长公主的记载。班固所著《汉书。武帝五子传》是根据司马迁的《三王世家》核实增补,并对汉武帝的五个儿子分别立传。

  2.对照《史记》和《汉书》相关内容,可见史记里并没有提到鄂邑盖公主。《史记外戚世家》里有段内容很值得注意:

  A.原文:“他姬子二人为燕王、广陵王。其母无宠,以忧死。及李夫人卒,则有尹婕妤之属,更有宠。然皆为倡见,非王侯有士之女士,不可以陪主人也。”

  译文:别的皇妃还有两个儿子是燕王、广陵王。他们的母亲不受宠爱,因忧伤而死。到李夫人去世后,又有尹婕妤之辈交替受到宠幸,然而她们都是以歌女的身份见到武帝,不是有封地的王侯之家的女子,不应该和皇帝匹配。

  B.原文:後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趣行,女不得活!”夫人死云阳宫。时暴风扬尘,百姓感伤。使者夜持棺往葬之,封识其处。

鄂邑长公主剧照

  其後帝闲居,问左右曰:“人言云何?”左右对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兒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也,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女不闻吕后邪?”故诸为武帝生子者,无男女,其母无不谴死,岂可谓非贤圣哉!昭然远见,为後世计虑,固非浅闻愚儒之所及也。谥为“武”,岂虚哉!

  译文:过了几天,武帝谴责鉤弋夫人。夫人摘下民簪耳饰等叩头请罪。武帝说:“把她拉走,送到掖庭狱!”夫人回过头来看着,武帝说:“快走,你活不成了!”夫人死在云阳宫。死的时候暴风刮得尘土飞扬,百姓也都很悲伤。使者夜里拉着棺材去埋葬,在埋葬的地方做了标志。

  事后[赵婕妤蓓汉武帝赐死后],武帝闲时问左右说:“人们都说些什么?”左右回答说:“人们说就要立她的儿子了,为什么要除掉他的母亲呢?”武帝说:“是的。这不是小孩子们和愚人所能理解的。古时候国家所以出乱子,就是由于君主年少,而他的母亲正在壮年。女子独居,骄横傲慢,淫乱放纵,没有人能禁止。你们没有听说过吕后的事吗?”因此,所有为武帝生过孩子的,无论是男是女,他们的母亲没有不被谴责处死的,难道能说这就不是圣贤了吗?这样明确的远见,为后世深思熟虑,本来就不是那些见闻浅陋的愚儒所能达到的。谥号为“武”,难道是虚名吗!

  3.《史记。三王世家》和《外戚世家》里都没有记述鄂邑盖公主,究其原因可能有两个:其一,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地位低下,产后被逼早死。从《汉书。昭帝纪》里记载:“帝姊鄂邑公主益汤沐邑,为长公主,共养省中。”,可见鄂邑盖公主嫁到江夏[湖北云梦],可谓够远的了,或许就是一种惩罚。汉昭帝即位,其二,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压根就弄不清。从汉昭帝时期才开始实行宫女不许再穿开裆裤,还要多扎几道腰带的禁令,可见汉武帝时期后宫的淫乱和皇子的生母不祥都是情理中事。

  《汉书。昭帝纪》、《汉书。五子世家》、《汉书。霍光传》中多处提到鄂邑盖公主,并且鄂邑盖公主临死前还养了个情夫丁外人,据此,似乎鄂邑盖公主的年龄应在卫子夫三个女儿之下,当属汉武帝最小的女儿。但是,由鄂邑盖长公主去世的前80年[元凤元年],上溯到汉武帝即位之初的前140年[建元元年],不过才六十年,后来发迹的鄂邑盖公主在丈夫王充病故之后,又与丈夫儿子王受的门客丁外人私通,这种老来风情仍属正常。鄂邑盖公主的生母不祥,当属地位低下的妃子。如果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地位尊贵,司马迁的《史记》里决不可能没有记述。

  二.《汉书》注解中有关鄂邑盖公主的解释共有三处:

  1.《昭帝纪》注释中应劭曰:“鄂,县名,属江夏。公主所食曰邑。” 颜师古曰:“帝之姊妹则称长公主,仪比诸王,又以供养天子,故益邑也。”

  2.《武五子传》燕刺王刘旦传:“久之,旦姊鄂邑盖长公主”之句 注释:张晏曰:“食邑鄂,盖侯王信妻也。”意思就是说鄂邑盖公主嫁给了盖侯王信。颜师古曰:“为盖侯妻是也,非王信。信者,武帝之舅耳,不取鄂邑主为妻,当是信子顷侯充耳。”颜师古的看法是, 鄂邑盖公主嫁给的不是盖侯王信,应当是王信的儿子王充。理由是王信是汉武帝的舅舅,不可能娶鄂邑盖公主为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