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教你如何养浩然之气

作者:纪翔 来源:学习时报 2018-07-04 10:12:06 0 0

孟子(资料图)

在经典修养方法中,有一种广为人知,却不一定为人所深知的重要方法,即养“浩然之气”。“浩然之气”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浩然之气,就是人间一种至大至刚的正气,是一种无往不克的气魄,充塞于天地之间,至高至上,宏大无量。这样一种正气,并非是神秘的、不可知的,而是社会道德在个人身上的融会升华,是为之必有理,行之必有道的人间境界,是忘我的、无私的、至为公道的,也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圣贤气象。

孟子对如何养浩然之气作了纲领性的论述,他讲:“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他在此着重提了两点:“以直养而无害”和“配义与道”。

以直养而无害

浩然之气的修养必然是直的,正道直行,绝不是教人在扭曲中得一个小安宁,而是在人间大熔炉中得一个大平静。《易传》中讲“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真心认为对的就去做,反之就不做,决不能自欺欺人、委屈扭捏,明知不对还以身试法,这样无论如何只能成为一个小人,与正道无关。

自古以来的为政理念都以直为上,以曲为下,认为“直”是一个好官应有的德行。北宋名臣包拯曾作诗道:“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他一生清廉,为人不苟,成为后世传颂的对象,他“直道”“不作钩”的尚“直”思想,是为官者、知识分子风骨气节的集中体现,是百姓对以“直”为官的强烈诉求的集中反映,也是他本人作为文化符号的内容。

配义与道

养浩然之气的根本原则是“配义与道”。“以直养而无害”并不是讲没有变通的莽直,而是以“义与道”为内容的直。义就是适宜,就是行为的合理合宜。道就是公道、大道,是最平淡自然的思想原则、行为原则。如果并不能以道为原则,以义处事,那么所谓的“直”只能是一种莽直,是狭隘的,并且一定不可能在广阔天地间始终保持的“直”。孟子认为,如果不以“义与道”来修养,就会养成一种软弱坏败的气,因为脱离“义与道”的行为是并不能够

被自己认可的(“不慊于心”)。而以“义与道”来修养,其方式必然是“集义”,就是不断地做适宜的,道德认可的事情,而不是偶然做一两件(“非义袭而取之也”)。普通人凭借“集义”的量的积累,自然而然就会发生质的飞越,生成浩然之气,进入圣贤境界。

历代官德中所讲的直,都是有“义与道”的内容的。包拯的直,体现在对正义的维护中,对奸邪小人的厌恶和对盛世治理的向往,就是他的直。文天祥的直,体现在民族气节中,对国家的热爱和对侵略者的愤恨,就是他的直。其实,“直”的德行,无一例外地存在于百姓称颂的历代名吏身上,只是或大或小,内容有所不同。他们的事迹,无论何时读来,都是荡气回肠,而浩然之气就借之存在于数千年历史中,鼓舞万千百姓,造就代代英雄。

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此言一出,便为百世千年立下路标,英雄豪杰,望之嗟叹,志士仁人,体之深思。养浩然之气,应当是许多人的修养目标,对领导干部却有特殊的意义。干部队伍的素质,直接影响普通百姓的素质;干部队伍的风气,直接影响社会各阶层的风气。如果广大领导干部能以为人民服务之心,走在“集义”的道路上,循序渐进,也就必能引领恢宏正气。

原标题:如何养浩然之气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