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玄同的文字洁癖:曾提出废汉字用拼音取代

作者:梁盼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7-23 10:06:32 0 0

钱先生或许对古典小说有些排斥,但绝不能说因“儒林外史”没怎么涉及男欢女爱,就可以站在文学史的较高位置。

●梁盼

二十年代初,著名学者钱玄同在给亚东版的《儒林外史》作序中认为,“外史”是中国小说史上唯一一部远离淫言秽语的小说。言外之意,其他涉嫌“淫言秽语”的小说,都不如“儒林”。仅仅以有无情爱的细节描写,来作为古典小说思想艺术水平的标准,钱玄同略显武断。钱先生或许对古典小说有些排斥,但绝不能说因“儒林外史”没怎么涉及男欢女爱,就可以站在文学史的较高位置。

其实,按照钱玄同先生的标准,那么就连《西游记》也不算太好的作品,因为西游第八十一回老鼠精的故事,也不乏过分之处。

不知钱玄同是否看过这个片段。如果看了,他是不是要把吴承恩大骂一通:你写的是神话,怎么能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西游记》还算好的,毕竟是神话,其他浩如烟海的古代世情小说,钱先生恐怕都要将它们撕个稀巴烂。

譬如,作者托名为元末明初大戏剧家高则诚的《灯草和尚》,讲的是一个和尚,能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三寸大小,如“灯草”那么长,他通过这项特异功能,看尽人间冷暖。其想像力丰富,鞭挞了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束缚。从文学的角度来看,《灯草和尚》有可取之处,从高举女权思想的社会角度来考量,它甚至是伟大的,可钱先生大抵不会这么认为。

本来,钱玄同是现代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可与胡适、陈独秀、李大钊等大佬并驾齐驱。他提倡白话文,反对僵死的文言文,是新文化运动的一项重要内容。但是,钱先生的“文字洁癖”,却与他们自己的宗旨是矛盾的。那些古典小说绝大部分为白话文,作者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新文化运动”的急先锋,如果不是他们在几百年前,大胆摒弃文言文,用通俗易懂的白话文写小说,还写出《红楼梦》《水浒传》等文化宝典,那么现代白话文又该如何产生与传承呢?我看,钱先生不仅不该骂这些小说家,反而该向他们致敬。

钱先生搞的新文化运动,重头戏就是打倒“孔家店”,主张把《四书五经》扔进垃圾桶。其实,《四书五经》倒是一本正经,不涉男女,满口子曰夫子说,处处都是男女之大防的教导,可钱先生又不喜欢。而古典小说的那些作者,大部分是科举考试的失意者,同时也对《四书五经》深恶痛绝。他们有时候为了矫儒家之枉,宁可写得过分。他们的人生、作品与追求,与钱先生“打倒孔家店”的诉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钱先生却瞧不上他们的作品。当新文化运动在1915年发轫之后,钱玄同甚至一度提出要废除汉字,以字母拼音取代之。好家伙,那些老派人士闻之,肺都要气炸了,大骂钱玄同矫枉过正,无理取闹。钱先生以音韵学见长,闹一闹这矫枉过正,也无妨。

可是几百年前,明清时期那些写小说的老先生,不也一样是矫枉过正吗?别瞧不起那些老前辈,钱先生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这些老先生的徒子徒孙。

或者,按照钱先生的标准,《红楼梦》阳春白雪的,应该是好样的。可是,如果所有的明清小说皆为“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那整个小说史该有多么的单一与荒凉。再说,如果都写成宝黛式的精神恋爱,那么日后也显示不出红楼的伟大与创新。更何况,红楼的大评家脂砚斋早就告诉读者,曹雪芹刚开始创作时,一度也曾将其作品命名为“风月宝鉴”。

钱玄同曾大力主张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可他自己的婚姻,却与他的老友胡适一样,是包办的。不过,老钱对妻子倒是很好,不离不弃的。作为一个鼓吹自由恋爱的大学者,能够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大抵,钱先生在文字洁癖之外,还有生活洁癖。他本人可以如此,但不能对古典小说中的男欢女爱过度排斥。就算《儒林外史》远离了男男女女,但里面的士人与女子,也是正常生活在红尘中的花样男女呀。

原标题:钱玄同的文字洁癖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