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之诗】魏武帝曹操·苦寒行

作者: 来源:经典国学网 2018-06-12 08:16:32 0 0

 

  【图语:曹操:155年—220年字孟德,三国中曹魏政权的缔造者,后为魏王,去世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庙号太祖】

 苦 寒 行 

  北上太行山,艰难何巍巍。

  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

  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

  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奚谷 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

  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

  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

  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

  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木妻 。

  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

  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

  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说明:袁曹官渡之战后,袁绍主力被翦。幽、青、冀三州相继平服。但袁绍甥并州牧高干降而复叛,于建安十年(公元205年)因袁绍子袁熙、袁尚穷奔乌丸,闻曹操将率军亲讨,疑惧不利于己,遂撄守壶关(今山西壶关)以自捍。曹操以为欲讨乌丸,须先服并州,以消贼众结附而增虏势之虞。决计先平叛而后讨虏。遂命折冲将军乐进、捕虏将军李典率军围征高干于壶关,但高干坚守,乐、李久攻未下。于是于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春正月,曹操亲 率大军进讨。高干侦知,一面留别将据守,一面亲赴单于求救,但单于畏曹,未允高干所求。曹操率军从邺城(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出发,取道河内,北越太行,直叩壶关(今山西长治)。于建安十一年三月即平。曹操此诗疑赋于进兵途中,述平叛为正义之战。


 

  简注:①苦寒行:《辞海》注为“乐府《清调曲》名。古辞已亡。现存有曹操,曹睿等作。”曹操于建安十一年征高干,北逾太行,时当正月,乃作此诗。写冰雪中行军的艰苦。因首句为‘北上太行山’,故后来亦称《北上行》。《艺文类聚》则误称本篇为曹丕所作。《乐府古题解》谓“《苦寒行》晋乐所奏魏武帝‘北上太行山’,备言冰雪溪谷之苦。或谓《北上行》盖因魏武帝作此词,令人效之。”

  ②北上:《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注为“曹操自邺城(在今河北临漳县西)西北度太行山,攻高干所在的壶关(今山西长治市东南),故称‘北上’。”

  ③太行山:余冠英注为“指河内的太行山,在今河南省沁阳县西北,是太行山的支脉。”沈文雪注为“指今河南省沁阳县西北的太行山。”林庚、冯沅君注为“起自河南省北部,沿山西河北边境折入河北省北部。”《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注为“起自今河南济源县,北入山西,再经河南入河北。”殷义祥注为“起自河南济源县,沿山西河北边避连绵北延折入河北北部。高干屯兵壶关(今山西长治),曹操自邺城起兵征讨,必北经太行山”唐·李善注为“高诱曰‘太行山在河内野王县北也。’”据诸家所注,太行山有两处,一处指的大的山系即太行山脉,另一处指的是大太行山系的支脉,即今河南省沁阳县北的太行山。曹操征高干行军只能择其一支脉,以达“兵贵神速”之效。故应以余冠英之说为是。

  ④巍巍:山势险峻而高。有高山阻路,征途艰险意。

  ⑤羊肠坂:辞海注为“太行山上的坂道。萦曲如羊肠。故名。《史记·魏世家》‘魏伐赵,断羊肠、拔阙与。’《蔡泽传》‘决羊肠之险,塞太行之道。’《说苑》‘桀之居,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皆指此。有二,一在今山西平顺县东南,见《汉书·地理志》。一在今山西晋城县南。见《史记正义》。清《一统志》以为战国时所言羊肠,当指后者。又在今山西交城县东北,一名羊肠山。东汉永平中,在此屯田积粟,称为羊肠仓。隋炀帝改称深谷岭。”余冠英注为“指从沁阳经天井关到山西晋城的通道。”林庚、冯沅君注为“在壶关西南。”殷义祥注为“在今山西长治东南。”唐·李善注为在太原晋阳北。高诱注“《淮南子》曰‘羊肠坂是太行孟门之限,然则坂在太行,山在晋阳也。’”据诸说较而推之当以余、沈之说为是。

  ⑥诘曲:形容羊肠坂地形复杂,犬牙交错,曲迂易迷貌。

  ⑦车轮为之摧:摧,折断,毁裂。形容此道辎重军用物资车辆根本无法运输,只能弃之而轻装行军。

  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北风劲凛,悲啸苍凉,古树枯枝,寒响畏人。正好为行军掩。

  ⑨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此二句形容所行之处多为荒无人烟之所,猛兽出没之地。令人不寒而栗。

  ⑩奚谷 谷少人民,雪落何菲菲:奚谷 ,通溪。山里的水沟。或有溪间的山谷。山居人家多坐落在靠近溪谷的干阜之处,既利避洪,又易汲水。雪落:北方山寒,正月正是大雪纷纷的时节。这两句是说逾太行,越羊坂,出深谷,在溪口出处才见到了几户山居的人家。这时,又大雪纷飞。好险啊,如稍迟延,这支部队就可能被大雪埋在深山里了。

  ⑾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延颈,伸长脖子,意远望。此二句是说:出了羊肠坂这样艰险的深谷,在见到了几户山居的人家以后,才觉得松了一口气。带着这支队伍,跋山涉险,深入不毛,究竟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实现平叛这一重要的军事目标,息战安民。不然何必如此呢?这就是“远行多所怀”的深意。

  ⑿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怫郁,唐·李善注为“《楚辞》曰‘弗郁兮不陈。’余冠英注为“心不安”。沈文雪注为“心中忧愁不安。”东归,唐·李善注为“言望旧乡也。”余冠英注为“言怀念故乡谯县(今安徽省亳县)。沈文雪注为“回到东边故乡,曹操是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县)人。”这两句是说,我再没有什么可忧虑的,只是想回去看一趟家。

  ⒀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此二句是说中途遇到深水,而又无桥梁可通,正在焦虑徘徊。

  ⒁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大雪弥漫,走过来的原路在那儿都无法辨认了,夜幕就要降临了,可是还没有找到可以宿营的地方。此二句是说,前边深水阻路,后面大雪封山,进退维谷,平叛部队几乎陷入绝境。

  ⒂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行一段,再辩识一下方向,再走一段,行行看看,走走停停,这时太阳已下山了,又人困马乏,饥寒交迫。

  ⒃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挑着行囊去拾柴禾,凿冰取水煮粥。⒄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东山《诗经·豳风》篇名,是一首描写久戌士兵在还乡途中思念家乡的诗。《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谓“毛苌说‘东山,周公东征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此处或许含有自比周公的意思。悠悠,深长貌。这二句是说想起《东山》这首诗来,深深地触动了我心中的哀伤。”林庚,冯沅君注为“旧说《东山》是赞美周公出征归来犒劳士卒的诗。”


 

  释义:从字面上看,通篇描述了行军途中艰难险阻的极端苦状。但作者另有深意,自古征战,就充满着艰难险阻。是生与死的考验。曹操此次行军,虽然困苦异常,但也未必就空前绝后。全篇二十四句,其中二十二句就极力铺陈描述了几乎陷于绝境的苦况。然而搜索要义却只落在了最后两句上。即“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周文王姬昌有十子,周武姬发为排行老二。武王同母弟共八人,即管叔鲜、周公旦、蔡叔度、叔振铎、成叔武、霍叔处、康叔封、丹季载。兄弟中,武王和周公旦最能干。常助父亲文王处理国事。武王即位时己八十四岁。大约在周武王九十五岁才灭了纣。但不久就死了,即位的周成王姬诵只有十四岁,全国局势尚不稳定,当时有七十一个大小诸侯国。武王终时嘱弟周公旦辅佐成王。纣王的儿子武庚(禄父)见武王死,成王幼,即勾结武王曾派往监视他的武王弟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三人,一面造流言毁谤周公,一面在自己的封地邶(今河南汤阴东南邶城镇,又今安阳东和汲县东北并有邶城),发起武装叛乱,东方的奄(今山东曲阜),蒲姑(今山东博兴)、徐、淮、熊、盈等一时皆起兵反周。刚刚兴起的西周王朝正处于危机四伏关乎安危的困境之中,形势严峻,已经九十多岁的周公旦不得不亲率大军平叛,花费了三年时间才平息下去,使周王朝的统治才转危为安,这是一次挽救周王朝命运的意义极为重大的军事行动。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周公东征。

  曹操在此诗中所提到的“东山诗”即是指《诗·豳风》中的《东山》诗。《东山》的要义按余冠英、金启华诸贤所解,主要是“这是征人还乡途中念家的诗。在细雨氵蒙 氵蒙 的路上,他想到家后恢复贫民身份的可喜,想象那可能已经荒废的家园,觉得又可怕,又可怀;想象自己的妻子正在为思念他而悲叹,回忆三年前新婚光景,设想久别重逢的情况。”据传《东山》诗就时当年带兵东征平叛的周公旦所作。《东山》之诗的政治意义在于要过上太平乐年的安宁日子就必须付出巨大的牺牲,艰难的背后就是光明,困苦之中蕴含着幸福,每一位出征将士必须明白,要享天伦之乐,必须在赢得国家和平的前提下才能实现,同时还要明白我们不是为了高官厚禄和荣华富贵,而是为了做一个安享太平的平民。为了实现这个最朴素的愿望和最现实的目标,我们跋山涉水甚至牺牲也是值得的,也是高尚的。周公之所以作此诗,是因为殷纣刚灭,而武庚又起。连年征战,干戈未息,百姓疲惫,人不思战。在此情势下,周公此诗实为一首动员令,让从征将士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我们是为和平而战,一定会胜利的。到那时我们都解甲归田,日出而作,日没而息,岂不快哉!曹操在此引《东山》之诗为喻,前有深水阻络,后有大雪封山,进退维谷,自己所带的平叛部队如今几乎陷于绝境。在此情形下,军中每位将士,很自然地会想到他们可能回不去了,没有机会再见到自己的新婚妻子或儿女了。军心必然消积悲观,士气低落。此情此景,带兵统帅曹操亦必然感慨万端,他可能也想解甲归田,安想天年。可是欲罢不能,如今叛寇未平,而大军被困。其焦虑之思,又谁能知?回想当年周公东征平叛的情景,令人感慨万分。

  周公倾心辅政,就连他的亲兄弟管叔、蔡叔、霍叔都不能正确理解他,可是周公毅然带兵,费三年艰辛,才平息了叛乱,稳定了大局,巩固了周基。如今的国家局势与周公东征时的情景,又有什么两样呢?曹操为什么把这次平叛与周公东征相提并论呢?高干当时虽没有很强的军事力量,但他是袁绍之甥,也很能干,有相当号召力,这与当年纣王子武庚颇类似,曹操当时所主中原实处四战之地,南有孙权、东有乌丸诸辽、北有单于马超、西有刘备、刘表,皆实力雄厚,有入主之心。高干撄守壶关,如与单于连成一片,则北边后方动摇不稳,刘表、刘备及青、冀、幽三州袁氏旧部蠢蠢欲动,伺机掠许(许都),大事去矣。故征高干之役关系重大,我必须以周公为榜样,完成平叛大业,稳定国家局势。曹操《苦寒行》诗没有任何消积悲观成份,而是他化消积为积极,化困难为硕果的杰作,反映了曹操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并战而胜之的坚毅品格。


 

  诗话:①余冠英选注《汉魏六朝诗选》谓“诗中写行军时的艰苦。”

  ②沈文雪编注《古诗三百首》谓“诗中描写了战争中环境的困难,士兵的艰苦和作者自己的悲壮情怀。”

  ③殷义祥《三曹诗选译》谓“诗中描写了这次征讨时的行军苦况。时值正月,天寒地冻,大雪纷纷,一路艰难险阻,人饥马困。诗中的最后流露了作者希望尽早实现统一,罢兵休战的愿望。”

    ④《中国历代著名文学家评传》徐公持谓“它以‘苦寒’为中心,把太行山区隆冬时节的艰难行军写得十分真切形象。诗中先总写‘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接着就是具体描写险峻的道路,荒凉的环境,严寒的气候,同时描写‘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等内心的反应。苍凉悲慨的气氛流贯全篇,极为浓郁强烈。末尾‘悲彼东山诗,悠悠令我哀’二句,引出《诗经·东山》诗,进一步加强了诗篇的悲凉色彩,同时又把这场艰苦行军同西周初的周公东征相比拟,这样也就在一片悲哀声中透出了诗人胜利的自信心。这篇诗在艺术上要比同为五言诗的《薤露》、《蒿里》成功,它写景与叙情结合得很紧密,被王夫之称为‘绝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上一篇 : 石灰吟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