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锦堂:唐末宋初的读书人为何都迷上禅学

作者:罗锦堂 来源:凤凰国学 2020-02-24 10:21:16 0 0

【导言】2016年5月26日下午,在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内,近三百名慕名而来的观众挤爆了中国书院博物馆报告厅。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正式启动后的首场名家讲座,从岳麓书院讲坛开始。本次主讲嘉宾,是美国夏威夷大学名誉教授、九十高龄的国学耆宿罗锦堂先生。为了全景呈现本期讲坛的盛况,分享国学智慧之真精神,凤凰网国学频道特整理出全程实录,以飨读者。

以下为第二节:夏威夷大学名誉教授罗锦堂开讲“唐末宋初的禅学”。

 

罗锦堂先生岳麓书院开讲

罗锦堂:谢谢主席!今天在岳麓书院看到这么热闹的场合,我感觉到非常激动,而且我也荣幸能够在这个一千多年的岳麓书院跟大家见面,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抬举、爱护。今天来了许多地方上的首长、学术界的前辈,而且在场有这么多同学,我虽然退休了,从今天的场面看,感觉到我还在学校里面教书一样。

主席刚刚讲过了,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从唐代禅宗看宋儒理学”,我没说宋明理学,因为这样的话要加上陆九渊、王阳明等人,范围太大了。所以我把范围缩小,这也是我要特别申明的一点。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历史大国,凡是每一个朝代、每一个时期都各有自己不同的惊人成就流传后世,比如说先秦诸子、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以及清代朴学等等。例如明末清初的顾炎武、清末民初的章太炎等等,包括阎若璩、胡渭、惠栋、戴震、段玉裁、王念孙、王引之、包括俞平伯的曾祖父俞樾,都是有名的朴学大师。每个时期都有这样的大师出现,为我们的后世留下了许多的金玉良言。

今天的题目已经讲过了,我记得在57年以前,也就是公元1959年,在我任教的地方——夏威夷大学,曾经举办过一次第三届国际东西哲学讨论大会。代表中国出席的人,有胡适先生和冯友兰先生等重量级的人物。还有那时正在夏威夷大学任教、用英文写《禅的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of Zen Buddhism)而驰名国际的吴经熊博士;当时大会里边还有一位年龄最高的,就是日本的禅学泰斗铃木大拙博士,他当时已经八十九岁高龄了,担任大会的主席。冯友兰先生等人都发表了高论。

我们知道禅是从印度来的,源自印度“禅那”(Dhyana)的音译,“禅那”不是中国的“禅”,它的意思是集中精神作冥想,集中精神来思索,或者叫静坐而思虑。静坐就等于是定慧,也就是说禅就是定慧,定慧就是佛教的“六波罗蜜”之一。这种“禅”的思想,根据铃木大拙说的,“禅是中国佛教把道家(老庄)思想接枝在印度思想上所产生的一种流变。”也就是说,中国的禅学和印度的禅学结合在一起,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胡适先生在他的《菏泽大师神会传》一文中也说:“中国禅,并不是来自印度的瑜珈(Yo Ga)或禅那(Dhyana),事实上却是对禅那的一种革命。”这是胡适先生当时对禅的看法。另外天主教有一个神父,我们叫他毕利神父(Thomas Berry),他说“中国禅是亚洲精神的高峰”,也就是说,亚洲精神的成就是中国的禅。铃木大拙先生曾经讲:“像今天我们所讲的禅,在印度是没有的。中国人把禅解作‘顿悟’,是一种创见。”“顿悟”的意思,我们拿中国话来说,顿然破除妄念而得到真理就是禅,因为妄念就是我们所说的虚妄不实的念头和虚妄不实的想法。

所以,中国的佛教界,自禅宗兴起后,把中国传统佛教依靠经论和戒律的修行方法完全破坏了;从此就改变为只凭个人的主管信仰,以求自性的开悟。“开悟”是什么意思?事实上所谓的“开悟”就是开智明理,《法华经》的“序品”中说“照光佛法,开悟众生”。在佛教的禅宗里面,就是你突然棒喝,以任何一种形式,突然间的观念改变了,明显了就叫开悟了。

唐代禅宗的发展,由于这个关系,就把传统佛教从否定人间的一切反过来,变成肯定人间的一切,也就是说,把佛教的出世观改变为入世观。所以惠能就有下面几句话:“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犹如求兔角。”不离世,就是说你不能离开世界;你要离开世界来求开悟,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这一点看起来,在唐代末年、宋代初年的一般知识分子,大多倾向于禅宗的信仰,把传统佛教慢慢地淡薄了。比如在北宋神宗年间,有一个人叫张安道(张方平),他说:“儒门淡薄,收拾不住,皆归释氏。”也就是说,有聪明才智的人不走儒门的路,都去研究禅宗了。

后来王安石听到张方平这么说,大为震惊,以为是从未之闻的高见。后来他反过来告诉张方平说:“孔子逝后,五百年而生孟子,孟子以后不复有及者,何吾道之寥寥耶?”也正是像韩愈所说的,我说的“道”不是佛道,也不是别的道,而是孔子、儒家的道。儒家的道传给孟子,孟子死掉以后就断掉了。孟子之后为什么断掉?因为大家都跑到禅上面去了。

张方平就回答说:“岂得无人,如马祖(道一),雪峰(义存),岩头(全岁),云门(文偃),皆有骐骧之才。孔孟之教,不能勒住此辈,故转而去归释氏。”也就是说孟子之后哪里没有人,他举出马祖道一等人作例子,说孔孟的儒家道路不能泛泛而谈。这几位都特别出名,像雪峰义存是德山宣鉴的弟子,德山是四川人,俗姓周,专门研究《金刚经》。他对《金刚经》非常通达,所以又叫“周金刚”。当时在唐宣宗时代,就命令他注解《金刚经》。他把《金刚经》注解做完以后,挑着担子,从北方跑到南方。为什么?因为他说南方的一般禅宗都是瞧不起我们的传统佛教,我现在拿着《金刚经》要和他们比赛,看看南方的禅宗有什么了不起。

于是周金刚就带着他的《青龙疏抄》,去找南方的大师们来辩论。他走到路上想喝水,有一个老太婆在卖茶,当然也有东西吃。他就放下担子,说我现在想吃东西了。老太婆就问,你想要什么东西?他说我要点心。老太婆说:“《金刚经》里面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不知道你要点什么心?”

周金刚觉得老太婆了不起,一个卖点心的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对佛学了解很深。他说我要找禅宗的大师们,怎么找?老太婆说:在这附近有一个龙潭庙,叫龙潭崇信的大师。

他根据老太婆的指示跑到庙里面去,很骄傲,说跑到龙潭,既不见龙,也不见潭,叫什么龙潭。

崇信大师出来了,说我在这。周金刚就向他请教禅宗,发觉禅宗并不简单,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浅薄,一直聊到天黑了。龙潭崇信告诉他,今天晚了,你赶快回去,我们明日再谈。

回去不久,他(周金刚)又敲门。龙潭崇信法师问他: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他说外面很黑,能不能借根蜡烛?龙潭说你要自己找光明,而不是在我们的手上找光明。光明要自己找,不能靠别人。于是他开悟了,之后就献身于禅宗的信仰、禅宗的研究,这是一个小插叙。

当时张方平把这些话说完以后,王安石听了也非常同意,他同意马祖道一这些人都是了不起的。

另外有一个大法师,就是明代的莲池法师。莲池是在中国佛教里面的第八代祖师,他曾经是一个很有名的读书人,书读得很好。有一天他看到邻居老太婆在念佛,他觉得很奇怪,但是又不懂,就问老太婆:你一天到晚在念什么?老太太说我在念佛。他问念佛有什么用?她说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我的先生一生下来就念佛,后来我感觉到很有用,也开始念佛。他回到家后对他太太说要出家了,不在家里呆了,感觉到这个老太太念佛有很大的功用,莲池大师就出家了,成就很大。

别人最初是不相信他,后来地方上发生了旱灾,好久不下雨,地方的人就请他说,你是个出家人,现在修养了这么久,能不能求雨?他说我只会念经,不会求雨。地方人说那你就念经。他于是就拿着木鱼敲来敲去,在野外跑了一天,还真的下起雨来了。大家都对他很拥护。

莲池大师有一本书叫《竹窗随笔》,他在里面说:“《传灯录》所载诸师,如六代相承,五灯分焰诸大尊宿,皆天下古今第一流人物,所谓:始知周孔外,别自有英豪者是也。”

《传灯录》是记载大师们生平的一本书,《传灯录》、《广灯录》、《续灯录》、《联灯会要》、《普灯录》合起来为禅宗五灯。莲池说书中记载的诸位大师都是天下古今第一流的人物,认为这些人的学问、道德、聪明才智都是第一流的,我们中国最崇拜周孔,他认为周孔之外也有成就很大的人,像“六代相承”的这些人,就是周孔以外很了不起的。

莲池大师接着说,“临济义玄若不出家,必作渠魁,如孙权、曹操之属。”(临济宗的创始人)义玄一直在走领袖人物的道路。禅宗一花开五叶,临济宗最著名。义玄法师是山东人,一个非常老实的人,起初智慧非常浅薄,出家三年毫无成就。后来他的师兄就问他来了多久,他说三年多了。师兄说你来三年多,懂不懂佛教?他说不懂。(师兄问)不懂为什么不问老师?他说不知道问什么?(师兄说)你就问佛法大义,究竟佛法是什么东西?他就去问黄檗希运禅师“什么是祖师西来意”,问三次挨了希运三次打。

后来希运要他去找大愚禅师。大愚禅师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他说我的老师黄檗要我来问什么叫佛法大义。大于老师也打了他几次,说你为什么要跑到我这里来?我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你还是回到黄檗那里去吧。义玄说我没有地方去。他一说没有地方去,大愚又把他打了一次,他一下就开悟了:我为什么问佛法大义,他们就打了,原来佛法大义本身就是我要修行。他就开悟了,反过来把大愚法师打了三下。大愚法师问他:你为什么打我?他说你对我太好了。所以佛教就是要自修自悟,要能够开悟,不靠外力。

我们知道佛教中人的见面,常有说我是临济宗的后代之类的话。这些大师们的出家,像临济(义玄)开悟以后,完全是两个人。他看到弟子们打坐,就问你们打坐干什么?这样又不能成佛,不让他们打坐,只准他们冥想。所以我记得有人问临济(义玄)拜佛还是拜祖,他说我什么都不拜,只是来看看。他就是很骄傲的态度。后来还说见了佛要杀佛,见了父母要杀父母,见了朋友要杀朋友,“杀”并不是真的杀,言外之意是亲戚、朋友、父母不能太接近。这个在中国的佛教界传得很远、很广,后来的大师非常推崇。

梁启超曾经讲过:“当六朝、隋、唐之间,有万丈光焰于历史上者,则佛教是也。六朝三唐百年中,志行高洁,学识渊博之士,悉相率而入于佛教之范围。”由梁启超这样说就知道,以前的法师对佛教的看法、对禅的看法完全一致,也就是聪明才智的人能走向禅宗的道路。不少的人才,也就是许多有用的人才统统跑到禅宗的范围里去了,因此就影响到宋代初年的理学兴起。(编校:柳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